2021 躺平青年与鸡娃大婶
Post
Cancel

躺平青年与鸡娃大婶

近一两年间新闻及贴吧论坛上不断被提及“躺平”、”摸鱼”,我看过一些自媒体人对此的描述似乎有些混为一谈。努力“奋斗”得不到快速显著的生活质量改善,于是选择躺平,加班劳心伤神,缓解身心做些摸鱼的事情;不过,二者目的是相同的 ———— 为了放松舒服。

有时我在想“读书无用论”是不是和“躺平学”都是同一拨人所提起的。有种微妙的直觉:宣扬“读书无用论”的多是既得利益者,“躺平学”的前提是比起同阶级现状满意的环境与报酬。阶级渐固化的现实,使他们相当难在靠以前积累的优势跨阶级升跃了,于是开始躺平,毕竟这样过活也不差。

这么想起来,“躺平”算是一个不对称的信息,因为对于不同环境的人来说其实并不是适用。对于我们青年人来说,现实与理想的落差,身份的断层尤甚,如大专做流水线普工,多数人也是选择另谋生路的,大抵。毕竟流水线是为资本服务的,说是非人性化的煎熬不为过。

至于鸡娃大婶呢,不少是既得利益者吃到改革开放发展期、以及土地财政经济的人力物力红利甜头,自然是会更为激进的鸡娃,反倒是我等小摊市贩、小镇矿务子弟等的后代又为落后一截呢。

其实人还是取决于环境,什么出淤泥而不染,净TM狗屁。

This post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4.0 by the author.

游戏过后是空虚

各地域间学生存在的信息茧房

载入天数...载入时分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