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各地域间学生存在的信息茧房
Post
Cancel

各地域间学生存在的信息茧房

一些疑问待我发现。

兴宁

现在写到这里,其实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,但我还是要把它写下来,由于此前妹妹考上了郴州一中,我想我能够发现新的东西。我所接触的中学虽不算多,加入过的往届中学群实际上也就一两个。但我观察到对于我而言一个重要的现象:

四五线往下的小乡镇(市),教育资源确实不发达,陈旧的铁木桌凳,待报废的电脑与投影设备仪器,多数教师都是上了年纪的土生土长的乡村教师,标着地道的乡音在课堂上教学。学生多半是留守儿童成长的,家庭条件充裕的或是重视子女教育的,往往转入市中心城区学校就读了。学生也大多数是“顽皮混蛋街溜子”,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年轻气盛跟从“社会人”拉风自嗨、“快手哥”欢乐摇崇拜,加上本身就类冥顽不灵的自顾自享乐,学校为什么大多数都是这种学生也就不奇怪了。

我也有和他们相似的经历,毕竟当时我也是不良少年。基本上也不会去查探了解其他学校的教学设备、师资优势在哪里体现,他们都在享受野玩、奔放各小城镇的游乐嗨,遇到无望的考试,也就哀叹一下时遇不顺罢了,过一会就完事了,一直往复。

深圳

在深圳就以我所见过的学生与同事提及话题作为一个参考吧。我也曾进入过深圳中学,记得是18年,当时协助深中老师部署360企业杀毒,自己也是见过投影设备、maxhub的主机大屏黑板,又是场外的无人机,比起小镇、三线城区的中学确实好不少。

我曾在松坪路与地铁上见过学生在提及考试排名成绩,以及询问相关“为什么”查找原因的问题。还有一次在地铁上,学生也许在赶作业,还有一些学生在看书。同事的小孩也在使劲地上辅导班,毕竟教材的内容以及考卷实际上是不满足需要的,每个人的自适应能力都各有不同,还有编写教材者自身的水平问题也是一方面。值得注意的是辅导培训机构很多也是良莠不齐,其中不少是贩卖焦虑冲着借贷圈钱去的。

主观意识也许存在一定偏差,在这个现象上,目前我也处在一个信息茧房中。

郴州

三线市区发展到一定程度,可能跟二线城市或新一线城市,学习氛围上稍有差异,多媒体设备相比起一二线还算凑合,但不至于悬殊,差异集中体现在师资学位上,毕竟不是深圳,清华北大出身以及重本研究生、博士在深中任教。相比于小城镇来说,市区的中学还是存在巨大优势的。小城镇的中学设备与如今的智能信息化时代发展显得极为不对称。

想起小侄女在小城镇上学,不由得心生凉意,教育资源不发达,入学条件又高,真是显得极为荒谬,可这又是现实啊。目前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准备一些必要性问题问及我婶婶,虽然对她虚伪颇为厌恶,但问及详情总归对我来说是有帮助的。

其实这些问题实际上是要花心思动脑子的,而不是想当然。

  • 经常借阅及查询下学期与下一年级教科书及其他资料吗?
  • 暑假一般是去辅导班学习吗?通过那些方式学习,认识了哪些人?
  • 平常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对妹妹进行学习之外的帮助?
  • 你们从哪里可以搞到教育优惠以及其他福利?
This post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4.0 by the author.

躺平青年与鸡娃大婶

记南油湊湊与南山书城

载入天数...载入时分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