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记南油湊湊与南山书城
Post
Cancel

记南油湊湊与南山书城

7.17 南油湊湊,7.18 南山书城

7.17 南油湊湊

我点了一份并不符大家口味的锅底,花胶汤煮得粘稠,看上去大家并没有什么太多想法去吃,便问了一句“谁点的?”,小卢说是我点的后大家都指向了我,此时的我只能尬笑场;不一会儿财务部的大哥打破这尬场面,用它拌饭吃起来了,目光炯炯有神,并开怀畅谈道“真好吃,太好吃了,把它拌在饭里相当不错”,边吃边说到“真的可以,你们可以尝一下”。经此一说后,逐渐有同事开始试吃花胶锅了,从不认同到认同的变化过程。

看到肥牛、羊肉等,不断地多夹了好几块,感觉吃饱时,却被财务大哥劝多吃,真是在吃不了了,差点要被吃吐的感觉。不由地让我想起了酒席的劝酒。还好没算太难为我,像我不太“会”懂得拒绝的人,肯定是要命的。

事后我网上也查了下花胶想到:

  • 当他人可能不看好某样物品时,先抑后扬对其部分优点进行肯定。
  • 聚会上真是适量吃,还真是尝尝就好,并不能当做平常的吃饭。

7.18 南山书城

南山书城内看书也是买一个氛围环境看书,说实话毕竟不在万科小区住有一两年了,工业区的环境真是糟糕,跟垃圾场一样,确实没什么太多心情看书,看不下。

上午10点左右坐上坂田-前湾的地铁,再转乘文锦九号线到南山书城,大约用了1小时15分钟左右的时间,车程较远;一楼周边饭菜偏贵38~40不等,面包店也比也较贵,无配料的吐司也要近十七八来块钱,适合吃午间中饭;上二楼来到书吧,书吧的饮品最低22起,泡上一壶茶42起步,毕竟实际上花钱买座位,茶水实际上是附带品。难怪以这样的方式办会员。

我在书吧的时间,大概是从11点50左右起至15:00左右不等。一点半左右的样子,正好我也刚看完《千与千寻》绘本不久,过了几分钟后,我听到了一位妇女在与老外争执的声音(外语),我抬起头看到那位妇女说完外语后再用中文向大家解释说明,在这期间老外一直用英文与妇女争执,他一直不说中文使我产生了疑问:在国内,主要语言非英语国家中,一直使用英文,不懂中文能正常出行吗?

原来老外在她离开座位时一会,霸占了她的茶水座,有礼相劝遵守规则,老外怒气冲天把问题上升到民族主义、地域歧视来强词夺理。在争辩过程中,大家只是沉默地看着,至少有十来分钟才逐渐有人为那位妇女站出来评理。

于是争执开始越来越大,老外说“买20杯咖啡把座位全占了”(翻译)。工作人员,一开始工作人员一丝消极意味静静地看着争执,随后平淡地为妇女换座。但妇女据理力争,要求工作人员让老外离开她被占的座位。工作人员一边打电话上头领导,一边协商处理,可没见着穿蓝颜色服装的保安,我就有些纳闷“为什么保安没在呢?”。同时看热闹的也越来越多,工作人员也开始主动地劝导老外离开座位。

突然一声巨响贯耳,(感觉是摔了桌凳的声音,后来推测是摔书,因为摔书的声音更为沉闷),那个老外发狂发飚大骂道“SHAME ON YOU!” ,“傻逼!”,“我是外国人,你是中国人”,“我是外国人,你是中国人”,“SHAME ON YOU!”;在老外被工作人员边推边劝走过后,坐在我不远处的中学生还带着一丝讥笑意味,说了一句“那个外国人占她座了”,他旁边上的女同学随即说了一句“刚才把视频发到抖音上肯定能火”。事件结束过后一位帮妇女争议的女士说到:“我们中国人总是喜欢忍气吞声,你们其实应该感谢她能够站出来发声,那个老外故意一直用英文,她在向老外劝说的时候一边用中文向我们解释,很不容易了,她是我们的英雄”。

回到家跟朋友提及此事,朋友认为现在国内关于外国人的观念,确实发生了不小转变了,我对朋友说:“如果是我的话,很可能会被抬着走”。随后朋友对我说:“不一定”。

This post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4.0 by the author.

各地域间学生存在的信息茧房

部分读书笔记有感 1

载入天数...载入时分秒...